“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会中,而不是经济体制中” https://groenlinks.nl

***民粹主义浪潮唤醒选民

***未来将由中型党派和共识建设塑造

***一场欧洲集团新领导人的试镜即将开始?(有可能)

我对荷兰人民的信心与这场被期待已久的选举的结果相匹配。特别是超过80%的投票率,这是30年来最高的。这不仅仅表明了荷兰选民更了解投票并且更加积极,它也表明了其他领导人的民粹主义言论和威权主义正在刺激公民参与民主进程。

这正是我们去年在奥地利所看到的现象:在5月的第一轮总统选举中,温和派候选人仅仅以31000票险胜。右翼政党候选人成功地以程序为由反驳选举结果,最高法院命令重新进行选举。同时,奥地利公民在经历激烈的辩论和回忆的同时,目睹了英国公投和美国大选的过程。在第二轮选举开始前的几周,格特鲁德(Gertrude),一名89岁的维也纳大屠杀幸存者的衷心呼吁在德国社交媒体上被广泛传播。受右翼候选人所散布的诋毁、无礼和极端语言的影响,她感到有必要去说出上次她听到这些同样的话时她所目睹和经历的一切。她传达的主要信息是:与其抱怨,不如去参加投票,并且要仔细考虑那些政治家会拿你的票做什么。

12月4日,温和派候选人及前绿党领袖亚历山大·范德贝伦(Alexander Van der Bellen)以6%的领先票数当选奥地利总统。亚历山大·范德贝伦系逃离苏联的爱沙尼亚人后裔且其父母为难民(逃离斯大林主义)。

历史会跟随我们的脚步。而选择掌握在我们每一个人手中:我们想要受它的约束,还是想从中学习并成长超越?

我们再简要综述一下荷兰的数据(点击此处了解议会初步结果和席位数量更多详情):

VVD是现任首相吕特(Rutte)的政党,虽然失去了选民,却仍然在议会中保持领先(33/-8),所以他将组建一个新的联合政府。民粹派PVV比在2012年增加了几个席位(20/+4),因此将继续参与辩论。但相比于保守的CDA(19/+6)、自由D66(19/+7)及绿色左翼党Groenlinks(14/+10)所增加的席位,PVV看起来有些泄气。Groenlinks成为这次选举的最大赢家,因此有可能成为潜在的联盟伙伴。Groenlinks的领导人Jesse Klaver(可能是Justin Trudeau的弟弟)用他充满希望、平等和同情的信息向18至24岁的选民发起了特别呼吁。作为终身的绿党选民及德国绿党成员,我很高兴!

荷兰工党PvdA(9/-29)蒙受最大损失,其根基明显已垮掉,席位亦被其他政党吸收(点击此处查看关于原因分析的一篇有趣博客)。对于欧洲其他国家来说,这意味着财政部长迪塞尔布洛姆(Jeroen Dijsselbloem)会出局,而欧元区财长集团将需要一个新的领导人。希望有新想法的善意人士为希腊的债务状况注入一些积极的能量….

接下来是在萨尔兰地区――德国最小的州之一――进行的选举(3月26日),我们将从这里首先感受下德国选民间的情绪。然后是4月23日法国总统选举的第一轮。下一部分的日记中将讲述关于两者的更多信息。

顺便提下德国绿党的竞选口号:未来由勇气铸就=“Zukunft ist aus Mut gemacht”…德国人会知道这句话来自哪里(谢谢你Nena

提前祝周末愉快!

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