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着英国“米字旗”的议会大厦前的布狄卡女王战车雕像)

特蕾莎·梅(Theresa May)被她的政党选中接替戴维·卡梅隆(David Cameron)出任脱欧公投后的首相,显然她没有得到选民的坚定授权以带领这个国家完成脱欧谈判。

缺乏这样坚定的授权导致她在执政党内部掀起的战场上对于脱欧问题的谈判缺乏果断性并自相矛盾。(参见例子:春季预算公布一周后NIC上调U型变化),比如在威斯敏斯特(上院议员vs下院议员),北爱尔兰(爱尔兰/贝尔法斯特协议边界)和苏格兰(第二次独立公投)。每当我提出这一点,问人们提前进行选举的可能性或者必要性时,我听的答案总是“那不可能”、“不需要,离下一次选举还有足够的时间”、“那会增加太多的不确定性”或“国会任期固定,那不可能”。

经历10个月的混乱之后,首相特蕾莎·梅月刚刚提出于6月8日提前进行选举。 根据《2011年固定任期制国会法》,只有投票赞成她的建议的议员达到三分之二,选举才会被触发。

选举将使各个党派有机会向选民呈现英国脱欧后的明确愿景以及如何实现愿景。 我认为一个关键问题将是《大废除法案》(Great Repeal bill),该法案将会把数千条欧盟法律法规转为英国法律,以便使这些法律在2019年3月英国退出欧盟后继续产生法律效力。英国脱欧事务部长戴维斯(Davis)提出的机制将使政府能够全权选择适合议会审查的方案,而这是违反民主政体内的所有透明度和分权原则的。

我在之前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曾表示:投票脱离欧盟是一种对中央当局缺乏信心的表现–尤其是对那些设在伦敦并且关注收缩政策的当局。这就是为什么说虽然现在的民调显示保守党领先于主要的反对党,我仍然不认为保守党的胜利已成定局。

不会发生在2017年–充满变数的一年。

优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