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着法国“三色旗”的法国共和国象征玛丽安雕像)

上个星期天,世界见证了一场新的法国大革命:第一轮总统选举中,法国选民们摒弃了自二战以来就一直以不同的旗号和名称统治着法国的政治制度。

结果两匹黑马杀出。就他们各自的议程和个性来说,他们实在是天南地北: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独立中间派,亲欧派政治新手,仅在去年刚刚发起了一场名为“迈进!”的跨党运动;以及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持欧洲怀疑论的欧洲议会议员,经验丰富的政治演讲者,2012年大选候选人,极右派国民阵线领导人(直到第一轮后不久下台)。

我的看法概述….

这场革命刚刚开始:77%的投票率略低于2012年第一轮选举的80%,但表明了渴望变革的强烈兴趣持续存在。这一届选民将会持续关注新总统的竞选承诺。

谁将于5月7日当选总统:在4月20日前的预备阶段,马克龙的支持率稳定在3月份以来的23-25%左右,同期勒庞支持率稳定在一个略低水平。在第二轮投票中,所有在第一轮投票给其他候选人的选民都将凝聚在他的周围反对国民阵线。我感觉这是他翻盘的时机。我谨慎的预测可以在第一轮投票后的支持率大幅飙升当选有望一文中找到根据。

接下来是另一个重大事件….

法国总统只有他/她选定的总理得到国民议会的大多数席位支持时才能当选。

鉴于马克龙和勒庞身后都没有主流的政党机器,他们必须在议会中搞好关系才能实现他们的目标。如果选民选择敌视总统议程的议会,那么这无异是一项具有挑战性的行动。

这个概念的专门叫法是“共同生活”,描述了一种总统和总理之间的权力分享协议。一些著名的例子:社会主义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cois Mitterrand)不得不与共和党人总理雅克·希拉克(Jacques Chirac)合作,而曾身为总统的雅克·希拉克亦不得不与社会主义总理莱昂内尔·约斯潘(Lionel Jospin)友好相处。(请参阅政治文章,获取更多有用的背景信息)。

这就是为什么马克龙一直邀请所有党派在参与他的运动“迈进运动”,但是根深蒂固的AN成员对他的提议一直反应缓慢,以便保持他们与基地的亲近。同时,国民阵线已经成功地让他们的成员在地方一级当选,尽管人气增加,却只在议会获得了2个席位。

我的看法是,对于越来越多厌倦了党派政治和两极分化的选民,尤其是年轻一代的选民来说,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呼吁塑造共识和建立超越党派边界的进步联盟的策略非常有吸引力。与他的对手玛丽娜·勒庞相比,在回答选民关心的问题,如就业、教育和社会保障等问题上,我觉得他指出了更加积极的道路。那就是说,对于那些对没有边界的互联且多元的文化世界不产生共鸣(或害怕)的人们来说,玛丽娜·勒庞一直扮演着有声且雄辩的催化剂的角色。请看文章玛丽娜·勒庞牛津联盟演讲及回答学生观众机敏问题的有趣录音。

愿这次选举的结果有益于法国人民福祉,及整个欧洲人民福祉。

法国万岁!

优地